<track id="esevs"><span id="esevs"><em id="esevs"></em></span></track>

    <track id="esevs"><span id="esevs"></span></track>

    <nobr id="esevs"><address id="esevs"><big id="esevs"></big></address></nobr>
    馬蜂窩問答 > 自駕穿越無人區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121620瀏覽 20人關注 關注 回答
    121620瀏覽 20人關注 關注 回答
    全球

    自駕穿越無人區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 20

      曾經跟車穿越過羅布泊無人區,相關經歷在 “你的自駕途中遇到過哪些驚險危險的經歷”http://www.cdlogrones.com/wenda/detail-11031725.html中分享過,不再重復。去年和男朋友一起在北歐自駕,抵達了歐洲大陸的最北端,北緯71度23分的挪威北角(North Ca... 顯示全部

      曾經跟車穿越過無人區,相關經歷在 “你的自駕途中遇到過哪些驚險危險的經歷”http://www.cdlogrones.com/wenda/detail-11031725.html中分享過,不再重復。

      去年和男朋友一起在北歐自駕,抵達了歐洲大陸的最北端,北緯71度23分的挪威北角(North Cape),距離北極點只有2100公里。
      嗯,并不是只有才有無人區的。在靠近極圈和寒流的北歐極地,同樣是無人的生命禁區。
      高配釘胎沃爾沃開進極圈時剛好是冬至時分,時間最短的那幾天。暴雪,極夜,酷寒,非常對得起極地穿越的主題。

      按計劃次日將抵達北角,睡前發現谷歌地圖的路線上多出了一個禁止通行的標志,擔心是因為暴雪天氣強制封路,一路北行數日仍不能到達心中的終點,非常心痛,當晚輾轉反側難以入睡。


      早起時和挪威房東聊了幾句,說起“本來要去北角可惜封路只好往南”,女主人說封路歸封路,但每天會定時開放,趕緊上挪威公路官方網站,搜來挪威語即時信息。中午12點放行準入,下午1點放行準出。話不多說趕緊出發,可惜了這一晚天價玻璃屋,沒心情好好享受。

      一路不要說人,鳥也不見。目之所及只有雪和大海,深邃的,冷酷的,極地的,北冰洋。
      沿途起初看得到幾十戶人聚集地,小的無法稱之為村子,還有海邊零星散落的被人拋棄的房子,門窗皆無。上午11點,天仍未亮,大雪如傾。

      看到路障前停著鏟雪車和警車。隨后就在兩車押送中駛向北角。

      鏟雪車大哥邀請我坐上副駕,男朋友自己開車。  


      到終點后我下車,風雪里已經看不到沃爾沃的車燈,等了很久才看到微弱的車燈,緩緩前行,一下子有種“風雪夜歸人”的感覺,那時候覺得我男朋友超偉大哈哈。通常游客抵達北角都是通過北極游輪的方式,陸路穿越,網上信息極少,極夜,極端天氣,硬闖過來,確實很不容易。

      這一趟旅行,前后幾晚住宿都是密碼鎖開門,不見房東,自己帶食材做飯沒遇到開門的餐廳,自助加油,三四天的時間里幾乎沒和外界有溝通,窗外漆黑一片,那種壓抑,和空曠無人的荒漠是完全不一樣的感覺。到最后一天真的壓力太大,兩個人大眼瞪小眼尬聊到沒話說,很激烈地吵了一架(其實恨不得打一架發泄一下),真的是被極夜和死寂憋屈到心里有火那種。
      重回人間,看到漁火碼頭,感覺真幸福。

      我記得我走進“地球之耳”無人區,就為了看一眼大漠戈壁里探險先烈的衣冠冢。那時候有人問我“為什么要去那么遠的地方”,我說我給不了講得通的理由,我只是一往無前地“想去”,然后就出發了。
      來有朋友寫信道:
      “我想人類對無人之境的迷戀,在于讓人置身于恐懼、無助、孤單又無所適從的環境里,只剩下不知渺小的未知的希望。這種感覺無限放大,Lonely Planet 既是全人類的鄉愁。
      由此想來,'我們的征程是星辰大海'這句話充滿了悲壯和希望?!?/br>
      如果今后有人問我為什么向往無人區和一切未知,我想我還是會重復這個答案。
      插播廣告,馬蜂窩游記“世界盡頭與冷酷仙境——挪威至北的極夜風情”
      http://www.cdlogrones.com/i/8275182.html




      ==========

      如果你覺得TA的回答不錯,快來給TA點個贊吧!
      你的支持是對作者莫大的鼓勵~
      發布于 2018-03-05 18:47

      全部評論

      • 螞蜂窩用戶 LV.7 : 美女,出去一定注意安全,不要冒險,萬一有啥意外,你父母怎么辦
        2018-03-09 12:32 回復 舉報
      0/600
    更多回答
    • 201

      2017年,我從工作了十幾年的行業中辭職,開啟了一場中年人的瘋狂。一月底辭職二月古巴回來之后,我就開始計劃這樣的一條線路:從阿德萊德開始,穿越整個澳大利亞中部荒原,直達達爾文。全長超過3000公里,其中大部分是無人區。這里有世界上最偏遠的土地,和最古老的文明之一。這里的主人不是人類而是袋鼠、野... 顯示全部

      2017年,我從工作了十幾年的行業中辭職,開啟了一場中年人的瘋狂。
      一月底辭職二月古巴回來之后,我就開始計劃這樣的一條線路:
      從阿德萊德開始,穿越整個澳大利亞中部荒原,直達達爾文。
      全長超過3000公里,其中大部分是無人區。

      這里有世界上最偏遠的土地,和最古老的文明之一。
      這里的主人不是人類而是袋鼠、野駱駝和野狗,
      這里貧瘠的紅土地上,有鹽湖、火山遺跡和絕美星空。
      這里是世界上最偉大的駕駛之路——探索者之路。
      (相對于這樣的真正無人區,這一條的探索者之路應該算是更接地氣的無人區線路,就算是普通人也是可以嘗試的。路況相對還不錯,沿途雖然荒蕪,但相隔幾百公里還是會有露營營地與加油站,偶爾還能夠看到一些人氣。所以如果你想自駕無人區,這條路線可以算是入門級的吧?。?/br>
      真正的越野,始于前行的勇氣,忠于強大的內心,而依靠于生存的經驗與技能。
      無論如何,這是一個你從未見過的澳大利亞,只有胸懷一顆探索者的心方能到達。
      由于時間關系,我們的行程從南澳的阿德萊德開始,
      到達艾爾半島,然后驅車北上,
      穿越高勒山脈,經過盛產澳寶的Coober Peddy,
      進入北領地,行至那塊著名的紅色巖石——烏魯魯,
      然后回到愛麗斯泉,直飛達爾文。
      從真正意義上講,我們所走的只能算是節選的探索者之路,
      不過即便只是節選,也是足夠驚艷的了!
      但是即便只是節選,整個行程中充滿了各種的驚喜與歡樂。
      在海上饕餮生蠔的滋味從舌尖一直爽到丹田,
      看到鹽湖的那一瞬間讓我以為回到了南美,
      站在烏魯魯的星空下時我幾乎熱淚盈眶,
      還有偶遇的哈雷機車隊伍,讓我對澳洲人的生活方式也心生向往!

      在阿德萊德和艾爾半島逗留兩日之后,我們從林肯港出發,開始了一路向北的征程。
      終于踏上了向往已久的探索者之路,帶著一顆騷動而不安的心!
      結果還沒有開出去多遠,便遭遇了路邊一出極慘烈的車禍。
      車子開著開著,輪子自己飛出去,這樣的故事,你遇到過嗎?反正我是第一次見,而且是眼瞅著那車呼嘯著喇叭拖著黑煙沖下了馬路,歪在路邊,簡直堪稱“速度與激情”現實版本!我們的向導Kent停車下去想要幫忙,但看這情形,只有專業拖車才能解決問題了。
      “應該是前車軸斷了,”Kent遺憾地說,“遇上這樣的麻煩事可真倒霉!”

      我們這一天的目的地是在位于艾爾半島(Eyre Peninsula)內陸地區的一處帳篷營地。
      高勒山脈的中央地帶,
      無人居住的荒原深處,
      野生袋鼠的共棲之地,
      這家位于南澳內陸的Kangaluna Camp,只有四頂帳篷(其中還有一頂是用馬車改造),這是一家一晚最多只能接待十幾位客人的野奢酒店。
      從林肯港一路向北,驅車約兩個小時,到達一個只有一條街道的小鎮,Kangaluna Camp的老板Geoff和我們約好了在這里碰頭,然后帶我們前往營地。
      Geoff是澳洲內陸的原住民,從1988年開始萌生要在這里建一個帳篷酒店、讓大家走進真正的澳洲內陸的想法,然后不斷地改進、發展,至今已經將近三十個年頭。即便是官網的預定時常爆滿,Geoff卻是堅持不擴建,不批量。
      每一位客人他都親自去接,每一個帳篷每一個細節他都親自設計,在帳篷酒店的每一頓飯都由他或者他的伙伴精心烹飪。
      他說,只有這樣,才能保證所有來到這里的人都能體驗到回歸自然卻又舒適環保的生活,也是唯有這樣,才能算是真正的深度體驗澳洲的紅土中心。為什么每個游客都必須要Geoff親自去接?沒走多遠我們馬上就明白了!因為我們的車剛開出去沒幾公里便陷入了沙地之中。
      澳洲真正的紅土內陸,路況復雜,時而是肉眼無法識別的爛泥沼澤,時而是干旱細碎的沙子,又或者隨時偶遇各種動物,總之無論是怎樣,有一個真正了解地形的當地人帶路是很必要的。
      溫馨提示:開車進沙地之前,給四個輪子都稍稍放一點氣,這樣陷入沙地泥地的幾率就會小很多啦!

      終于回到了正軌,原來深入高勒山脈的土路不單止路況復雜,分岔路也很多,一不小心就把后面的車給跟丟啦!但是,這一小小的迷路,卻讓我們在灌木林間看到了紅土地給我們的第一個驚喜。
      這是一整片的粉紅湖。遠遠地望過去,似乎是一整片的紅色沼澤,帶著一點點的淺粉,在陽光下格外耀眼。走近了才知道,那原來是一個湖。與西澳著名的粉紅湖不一樣,這里的湖里水份極少,而且顏色更深,接近于水紅色。
      其實這個所謂的粉湖原本是一個鹽湖,在雨季的時候也是有水的。它的紅色并不來自于水的本身,而是湖底的紅色土壤,旱季湖水接近枯竭,陽光的照耀下湖底的紅色反射出來,伴著潮濕的光,呈現出一片的粉色。
      從同行友人的無人機視角里看上去,粉紅湖的水域面積不小,雖然沒有水波的蕩漾,就那樣的一整片紅,也足以讓人驚艷得張大嘴巴說不出話來!在那一分鐘,我決定了,回去就要買新設備!
      無論如何,這樣一大片的粉色,是澳洲紅土給我們的第一個見面禮。及至營地,便是第二個驚喜了。那是在叢林間毫不突兀的一間小房子,所有的材料都盡量就地取材,雖用的都是可再生材料,但同時也講求美觀、實用。
      Geoff的設計理念便是在不破壞當地動植物的環境前提下,盡量地讓體驗更佳舒適自然。
      營地周圍的許多動物都仍按照原有的生活軌跡在生活著,并不會繞開帳篷。特別是一只曾經迷失的袋鼠,被這里的工作人員飼養長大后又被放歸大自然,現在仍會經?;貋硖揭曉浀闹魅?。
      總之從某一個角度來說,動物們早已把這里的帳篷當成是叢林的一部分,絲毫不見外。Geoff跟我們說,在我們來到之前的幾天,這里曾經下過幾場大雨。這是旱季結束后的頭幾場雨水,讓帳篷附近的儲水點都溢滿了生命之源。一天的晚餐時間,一整群的鴕鳥(大約有好幾十只)跑到了餐廳旁找水喝,此起彼伏的叫聲震天,已經到了讓人有些害怕的地步。
      在這里,人與自然真正做到了合而為一,這是最難得的。說到在這里的每一頓飯,都是由Geoff或者他的小伙伴親自下廚為大家準備。
      所有材料都是有機環保,廚藝也是餐廳大廚水平?!斎?,我說的是西餐大廚,沙拉、面包、意粉、牛排,好吃是好吃,已經有一點兒開始懷念川菜了……
      照顧“自然”的同時,Geoff也強調要住得舒適——雖然是帳篷,但內里和星級酒店比也毫不遜色。
      一個大帳篷里還有兩個隔間,完全適合一家四口的組合。
      帳篷里的裝飾充分利用了當地的土著元素,連床單、被套上的動物圖案都是由這里的設計師們親手縫制的,每個都貼合主題而富有設計感。
      最有意思的就是這個淋浴裝置,內里是一個泵。由于沐浴使用的是儲存的雨水,通過太陽能的加熱,所以遇到水不夠的時候,還要自己蹲個馬步使勁兒泵水,真是野趣十足。

      而真正有趣的卻是在帳篷營地之外。高勒山脈是澳大利亞最典型的內陸地區,有著各種環境的多樣性。
      半干的紅土地演化的粉紅湖,如天空之鏡一般的鹽湖,大面積的桉樹林地、古老的火山遺跡……豐富的地貌除了是最天然最生態的旅行目的地之外,也是最全面的戶外課堂。說,這個不知名的鹽湖,就在帳篷外不到一公里的距離內。
      看到這個鹽湖的那一瞬間,全車的小伙伴都沸騰了!
      在這么與世隔絕的一個地方,有著這樣一片如夢境一般的薄薄一層湖水,天空中的云彩完美地倒影在湖面,如天空之鏡,若回到玻利維亞!
      眼前的一切美得恍如隔世,純凈、清澈、藍白交織如同一場夢境。 而這里所有的一切,都并未被世人所知,如同養在深閨的美女,顧自梳妝,低顰淺笑。

      我站在鹽湖上面有一種無與倫比的感動,這是這一次紅土之旅的意外收獲,是大自然送給我所有堅持走到今天的一份見禮。岸邊的土地上還鋪滿著粗礫的鹽粒兒,走上去略微又些硌腳。我們卻什么也顧不上了,陽光下的鹽湖,無論哪個角度,都是美景、美景、美景……那是讓人快要窒息的美,在這樣的自由空氣里!
      那是一個美到無法用言語來表達的時刻,及至黃昏的到來,太沉,我們來到了另一個鹽湖之前。

      相比之前那個印有藍天白云的鏡面,這個鹽湖似乎更加飽和與豐滿。
      也許是沾了夕陽的光吧,整個湖面如同一個打翻了金黃色水彩的色板, 只有金色,印上了天空、湖面, 直到最后所有的一切都沐浴在這極度溫暖的色彩之中。沉浸在美景中的等待時分,Geoff和他的小伙伴Rosie還給我們帶來了意外的驚喜。
      一杯長相思,一份小點心,
      再有三五知己,聊聊曠野上的各種趣事。
      那是夕下之時,最美的風景。傳說中,澳洲內陸是全世界最適合拍星空的地區之一,又難得遇上如此美的鹽湖。
      為了這片星空和湖面上的星辰倒影,我們又一次地駕車來到了湖邊。

      沙漠中心的夜晚,溫差很大;前兩天在南澳,雖然已是初秋,晚上卻只是涼爽,但在這個沙漠的腹地,但是在外面站了一會兒,湖邊的風就已經把人都給吹透了,恨不得馬上有一個熱被窩,最好還有一杯熱茶。
      還好,Geoff細心地給我們準備了幾床被子,這一晚,我們夜宿湖邊——的車里。

      其實,這也是我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星空處女作。見過的美麗星空很多,但是將如此璀璨的星夜用自己的方式記錄下來,這是第一次。所以,無論條件多么艱苦,湖邊的夜晚多么寒冷,能夠得到一幅自己滿意的作品,那種感覺,是什么也比不了的。

      可惜,銀河并沒有按照我們所想旋轉到鹽湖的湖面之上,銀河之拱高高地掛在天邊,那是一個遙不可及的所在,需要更加加倍的努力,才能觸碰得到!清晨,在第一縷曙光中睜開雙眼,環顧四周,定了會兒神才想起頭一晚自己是睡在車子里。
      推開車門,看見車外清晰的袋鼠腳印??磥?,昨晚我們的車作為一個外來生物,引來了不少的圍觀。不遠處,這應該是袋鼠的一家三口吧,在定定地看著我們。在不久前的一天,我們才在動物農場里看到了不少袋鼠,但只有這樣的奔跑于曠野之中的鮮活個體,才會讓人更加感嘆,什么才是真正茁壯的生命力。
      住在帳篷酒店(然而這么美好的帳篷,我們并沒有睡上)的最大好處,就是Geoff會根據當時的氣候景象為客戶編排出最合適的戶外行程,將所有帳篷周邊的自然景觀都巧妙地組合起來。
      Geoff在這片原野上已經住了超過三十年了,對于整個高勒山脈國家公園,他也許是全球最有話語權最有經驗的生態向導,他知道每一種動物的生活習性與出沒地點,知道每一種植物的生態秘密。早餐之后,Geoff便開著他那輛馬力強勁的四驅車,帶著我們在荒漠中尋找那些最奇特的地貌。
      隨手從地下撿起一塊石頭,他都能詳細地解說出這些不同的結晶體的名字、習性??上н@些英文詞匯太專業,僅僅聽懂了片段,知道這是火山留下的遺跡——但是,仍然要為Geoff的專業性和這么多年仍然保持的極大熱情鼓掌!這是另一片的火山遺跡,火紅色的巖石呈片狀,在地表層層分布,仔細地看,偶爾還會發現遠古時期留下的動物或者植物的化石。
      “這才是真正的澳洲!”Geoff說。
      身體力行,走進紅土地,
      你才有機會體驗到大自然帶給我們的真正的美好!

      從帳篷酒店出來,我們重新回到了人跡罕至的荒漠之上,探索者的道路在腳下延伸,通向未知的遠方,帶著一顆騷動的不安的心。離那個世界中心越近,我的心就愈發地悸動。
      有些事情,我知道我早晚會做;
      有些地方,我知道我遲早會到達!
      澳大利亞內陸擁有大洋洲3/4的土地,90%的土地無人居住。它是世界上最崎嶇最遼闊的地貌之一。
      越是深入,紅土中心的沙漠氣息逐漸顯露,連公路的顏色也變成了橡膠跑道一般的紅色。公路兩旁的植被漸稀,空余無垠的天與地,以及中間這唯一的一條路,延伸到遠處的地平線。

      Kent拿出CD放進音響,車廂里飄蕩起Adele悠揚的曲調。
      遠處的荒漠中開始偶爾出現牛群與馬群,甚至還見到了幾只鴯鹋,也不怕車,就那樣默默地站在路邊冷冷地看著你。直到同伴擼起相機趕過去想要跟他們合個影, 這幾個大家伙才慢悠悠地轉身離去。也不著急,就是用一種反正你也追不上我也懶得出力奔跑的悠閑勁兒,引得小伙伴追著跑出去了好幾百米,才最終懊惱地放棄。
      這些動物,有時也來一出“逗你玩兒”,一解荒漠生活的無聊。
      一只孤鷹在車前的荒漠上空,高高的劃過。
      我打開車窗,讓曠野的風吹進來,突然就有了一種放松,好想高聲放歌一曲的放松。
      此時此刻,似乎再也沒有什么更重要的事了;那些在那個世界里的瑣碎、煩惱,此刻,都通通忘掉。
      我, 在這里,澳洲的中心,便是一切。從中午離開Kangaluna Camp、深入荒漠,一整個下午我們都在向著前方奔襲,路很長,似乎并沒有盡頭,直到晚霞染紅了前方的天空,逐漸變成一片的血紅。

      路邊的一汪小水塘成了我們的臨時休息站,因為這里正在上演云與光的大片。這一晚,我們要住在荒漠里的一個小鎮,Woomera。到達時天已全黑,不過對于一個僅僅只有兩條街道,獨一家酒店的小鎮來說,這里只是今晚的一個落腳點而已。
      探索者之路,風景在路上。第二天早起才知道,原來這個小鎮并不簡單。
      這里曾是英國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后建立的一個澳英聯合導彈發射試驗基地。
      當年英國人選擇這里作為基地的主要原因就是足夠大而且沒!有!人!當然,現在的Woomera已經是澳大利亞中心探索者之路的必經之地,導彈基地也變成了國家導彈公園、航空基地和博物館。
      還有好多當年火箭發射后落下的殘骸,男孩子們最感興趣的了。
      如果想要在曠野中一睹無垠外太空的奧秘,這里正好!

      繼續趕路的一天。

      聽Kent說,這條探索者之路原名叫做Stuart Highway,是為了紀念蘇格蘭探險家John McDouall Staut而命名。這位探險家曾經創下了9個月由北至南徒步穿越澳洲的壯舉,而且當年,荒漠上并沒有今天這樣的公路、休息站,只有一望無際的荒原,甚至連水源都難以找到。
      相當震撼,3000多公里,比起穿越無人區距離更長、難度更大,難以想象Staut在一百多年前是如何完成這樣的!這一天到達的地方叫做Cobber Pedy,聽Kent說,這是離開南澳洲之前最后一個最大的落腳點了。

      這地方本沒有人,來尋找澳寶的人多了,便發展成了一個重要的城鎮。
      而這探索者之路,最初也是從探索澳寶開始的。澳寶,Opal,其實是一種蛋白石,因為在太陽下會泛出七彩的而聞名于世。直到今天,在Cobber Pedy的周圍還圍繞著數量驚人的挖掘機尋找澳寶。
      紅土被挖掘出來,一個個火山口坑洞形狀的沙堆整齊地排列在荒野上。如果從天空望去,那是一個巨大而又壯觀的字塔陣,猶如科幻電影畫面一樣給人一種身處外星球的錯覺。

      但是對于游客來說,比五光十色但是價格昂貴的澳寶更加吸引眼球的應該算是Cobber Pedy的地下城了。
      澳大利亞內陸沙漠,干旱、炎熱,一年有8個月氣溫在35度-57度之間,全年降水量僅為150mm,極度不宜居。
      為了躲避惡劣的氣候環境,礦工們發明出在小山包下向里挖掘窯洞居住的方法。外面烈日驕陽、酷暑高溫;洞內溫度卻一年四季恒溫24度,干燥清爽,冬暖夏涼。
      Cobber Pedy這一英文名稱的來源便是澳大利亞土著語Kupapiti,意思就是“住在山洞里的白人”。于是,在Cobber Pedy便有了地下的酒店,地下的酒吧,地下的商店,甚至——地下的教堂!
      然而,在這個信仰天主教的國家里,Cobber Pedy最大的地下教堂竟然是一個東正教的教堂。起因還是因為當年來這里開采澳寶的拓荒者,大部分是來自于東歐國家。他們大多留在了這里,成家生子,于是在這個澳大利亞中部的小鎮里,還是有很大一部分的人口是信仰東正教的。因為采礦也是在地下,只要你愿意,你可以像一個鼴鼠一樣一直在這個神奇的地下城市里生活下去!
      所謂勞動人民的智慧之光,絕大部分時候都是生活給我們留下的烙??!清晨,尋一個高點等待太陽升起照向小鎮的那一瞬間。
      好冷,已經到達了沙漠的中間地帶,早晚的溫差越來愈強烈。
      離開溫暖的被窩需要多少勇氣!借某同伴的愛寵來一張日出圖?;哪行碌囊惶扉_始了!
      打開澳大利亞主島的地圖,從最西到最東劃一條線,再從最北到最南(不含塔州)劃一條線,中間交匯的那一點,便是Kulgera。
      這里距離南澳和北領地交界點不過5分鐘車程。
      說它是地圖上的一個點,一點而都不為過,因為這里總共只有一個加油站(方圓200多公里范圍內唯一的一個),一個便利店,一個小餐吧和一個小得不能再小的motel。
      而從這個補給點沿著小路往任一方向行駛不超過十分鐘,那便是澳大利亞真正的紅土中心!
      一望無際的天空籠罩著無窮變幻的色彩與幾億年歲月形成的繽紛地貌,
      古老的動植物承載著生生世世的遠古記憶從數萬年前走進現實。
      這是一片土壤貧瘠但生命力旺盛的原野,
      這是一個舉世無雙的沙漠世界。
      從日落到星空,我站著這紅色巖石的邊緣,任曠野的風吹動我的發梢。
      這便是我歷盡艱辛排除萬難踏上這條探索者之路的原因。路程中任何的艱苦生活條件與對于未知世界的擔心,
      根本無法抑制我內心深處對于廣闊無垠無人區的向往。這是一個呼喚自由的時代;
      而自由,永遠屬于勇敢的探索者!那天晚上的星空,灑滿了如鉆石般的繁星,無比地璀璨;
      那深邃美麗的記憶,如同用力刻進了心尖,那是如何用力也無法抹去的了。

      夢想的旅行目的地,每個人都有。
      不知道當初那個寫下“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老師,在那么大的世界里,最想去看看的地方在哪里呢?

      極地?冰天雪地,人跡罕至,五彩繽紛的極光流轉,也許會是一個選擇;
      亞馬遜叢林?危機四伏,到處都是未知的神秘刺激感,想要尋找一段驚心動魄的旅程,這里應該不錯;
      東歐、以色列、印度?異域風情,應許之地,濃烈的歷史裹挾著現代的風情席卷而來,那也會是另一種人生的體驗。
      又或者是某一個與你相關的有故事的城市,
      還是孩時在三毛的書本里讀過的那些地名?
      之于我,這些通通都不是。
      我曾經的夢想旅行目的地就是一塊巖石!
      是的,烏魯魯巨巖,傳說中的“世界中心”,當地人也稱之為艾爾斯巖(Ayers Rock)!
      我終于來到了它的跟前。
      可以說,在這趟旅程之前,烏魯魯恐怕是我最魂牽夢繞的目的地了。從我的讀書時代開始,第一眼在書上看到它的時候就已經被它深深的迷上。那樣廣袤無垠的土地上,如此挺拔而傲嬌的一塊巨石,這里該藏有多少野蠻生長的秘密,又帶著多少曠世生死的故事?后來在情竇初開的懵懂歲月里,又看了一部名為《在世界中心呼喚愛》的電影。
      一如所有的日式虐狗劇,這是一出關于愛與生死的故事。
      精致的畫面,小品文式的對白,還有就算生死也不離不棄的愛情。

      男孩答應過女孩,要帶她去世界的中心,卻因女孩的匆匆離去留下遺憾。
      后來男孩帶著女孩的衍生來了。站在了世界的中心呼喚他們心底的最愛。
      女孩并未離開過,她一直都在?!白詈?,我有一個請求,請你把我的骨灰撒在艾爾斯巖的風里,然后,繼續度過你愉快地人生!”
      那樣的浪漫,無人能忘懷。世界本沒有中心,生命照映進心靈,便成了中心。
      有愛,有尊重,那便是夢想的目的地。
      雖然已經無數次地想象過,烏魯魯真實地展現在眼前的時候自己會是怎樣的一種心情,但是當我們從南澳州駕車穿越了半個澳大利亞,將近2000公里,才最終到達這里的時候;真真切切地看到這樣的一塊巨石,佇立在眼前,我還是深深地被震撼了。

      無云的藍天之下,火紅色的巖體如油畫一般地鮮艷,傲然聳立在原野之上。由于紅土的含鐵量比較高,烏魯魯的巖石表面因被氧化而發紅,在太陽光的不同角度照射下會呈現出不同的顏色。這樣的奇跡每天都在上演,難怪原住民覺得這塊石頭是來自于神的旨意,而將烏魯魯巨巖稱之為是是世界中心的說法也是來自于他們。原住民認為,巨巖的底下是個大空洞,人和神最初都是從那里走出來的,這里是他們一切信仰的根源。天色尚早,我們便根據酒店的建議,前往徒步卡塔丘塔。
      其實在看到這幾塊石頭之前,我對“卡塔丘塔”這個名字一無所知。請原諒我的無知,原來在這片土地上,烏魯魯并不是單一的存在,而且卡塔丘塔甚至比烏魯魯還要更高上兩百米。
      那為什么世人單知道烏魯魯呢?原來這里比烏魯魯藏有更多的土著人的秘密。這些所謂的秘密故事,當地土著長老們守口如瓶,至今不肯透露半點兒,甚至連專門研究土著人文化的專家們都不得而知。僅為人所知的是,這里是土著男人的試煉之地。這里是他們打獵、祭祀、成長的訓練之所,所以這里也被稱為"男人的秘密"。
      當地人也稱卡塔丘塔為“多頭之地”,當然本意是指跟烏魯魯相比,這塊紅色的石頭一分為幾,好像更像是由多塊巨石組合而成的。然而,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也更像是男人的力量之寫照了!參觀卡塔丘塔的最佳方式,自然就是沿著峽谷,跨過這一路的紅色土地,從中心穿越這塊巨石。沒錯,其實卡塔丘塔原本就是一整塊巨石,只是巖石的質地與烏魯魯的不一樣,經過了上億年的風化,從而變成了今天這個“多頭”的模樣。
      每一塊在地上的嶙峋的紅色石塊,對于原住民來說,都是一個與神有關的故事,只是我們不得而知。
      我從來沒有見過一個民族,對自己的文化封閉成這樣!甚至連拍攝烏魯魯的角度、陽光照射的陰影面積、對于相片的明暗修圖,土著人竟然都有明確的要求,原因就只有一句話:那是他們的神他們的信仰!
      好吧,天地萬物,無不屬于神!這是你們的地盤,你們贏了!
      希望這些故事能夠一直活下去,直到有能見天日的那一天!
      風刮過,水滴過,每一次的輕輕飄過,都會留下深情的痕跡。
      而這些巖石上的每一處凹凸,都會變成永恒的秘密故事。這是一個神奇的所在,如此干燥的沙漠之中,在V字峽谷的谷底,迎接我們的竟然是一汪碧水。
      紅色巨巖在兩邊聳立,水面微漾,倒映著天空的藍,龐大的紅色石壁在兩邊聳立,如同在這里世世代代守護著的土著人。
      烏魯魯的浪漫與神秘還來自于當地土著人賦予它的各種神跡。
      且不說巨巖中心那一塊自然風化而成的心形鏤空,土著人還將巨巖上的每一個陰影都幻化成了一個凄美的故事。

      然而,這些故事并不允許外傳,只有他們不到500的族人仍在歌頌。
      于是,這塊自帶故事的巖石便孤零零地杵在那里,帶著一肚子無法述說的故事,等待著……日暮時分,夕陽的余暉染紅天際,也給這塊神秘的巖石鍍上了一層金紅。這是烏魯魯星光晚宴的前菜,手握一杯冰爽清甜的雷司令,等待那星星點點掛上天際,綴滿狂野。這樣的景象很難不讓人產生一種宏大感。
      及至天色漸沉,華燈初上,在烏魯魯的巨石前面,一頓星光夜宴開始上演。
      原住民吹響了他們特有的樂器,聲音渾厚而悠長,在寂靜的荒原上拖出一道撕裂夜空的凄涼感。

      待用餐進行到尾聲,更有一位來自于意大利的專家來為大家做詳細而幽默的星空講解。跟隨他的指引,我們認識了南十字星,天蝎座,天鵝座,天秤座,大小麥哲倫星云以及橫跨天際的銀河。

      這也許是來烏魯魯最不應該錯過的行程了吧,除了豐富的本地美食、精彩的原住民表演,麗的星空講解之外。今天的烏魯魯,比往日更加自帶浪漫色彩。因為,有超過五萬顆的星星殞落于此,天地同輝,將烏魯魯這一自然的奇跡環抱其中。你相信愛情嗎?
      與心愛的人一起旅行,這世界上沒有什么比這更值得回憶了吧?
      但是一帆風順的愛情最終會被平庸的生活所代替,再美好的東西也不敵過柴米油鹽的瑣碎與心力交疲。
      所以,有時候獨自踏上的旅途,往往更能夠讓人找回愛情最初的那份悸動。

      人間終將消逝的愛情往往都與生命一樣,是短暫而非永久的。
      如果有一天,你到達了夢想中的那個目的地,你會想起誰?我猜想,這便是英國藝術家Bruce Munro在烏魯魯前搭建了一整片原野星光的原因。
      他愛每一個地球奇跡之地,他為他們在廣袤無際的紅土地上搭建一片龐大的星海,輝映天上的無垠星辰,希望用人類微薄的力量,延續愛情延續美好!天色漸沉,曠野上的數萬盞彩色燈光乍現,然后隨之變換色彩,就如同一幅會動的彩色的夢,終在這里實現。
      這些連接著發光燈管,靠太陽能發電的磨砂玻璃燈泡,如同沙漠中沉睡的一顆顆種子,在星辰下等待著綻放的那一刻。
      人類有時候也可以創造出奇跡,與大自然的力量相比,毫不遜色!那是我在烏魯魯印象最深刻的一個瞬間。
      漫天的星辰,銀河流轉。
      寂靜的長夜里,閃爍的星斗下,我在思念著你!
      也許有一天,你我終將攜手坐在這世界的中心!及至清晨,難得來到夢想之地,不想貪戀床榻,又一次地來到巖石前。
      這一片的荒漠,白天駕車的時候幾十公里也看不見多少人,等到日出日落時,人群仿佛一下子從四面八方都聚集到了這里,一下子人滿為患,讓我頗不習慣。當然,烏魯魯的日出也是極美的。
      太陽未升起時的褚石色,紅日初生時的橙色,霞光萬丈時的橙紅色……那巨石靜默地在那里沉寂,任太陽在其身上染上各種鮮艷的色彩。
      每一種顏色都是一次神的洗禮,是上天所給予的告喻。在頭頂的山上緩慢地踱步,
      在群星之間隱藏著臉龐!
      ——葉芝《當你老了》
      這是我近期很喜歡的一句詩,那一天,在荒原里,反復地回響在我的腦海中……

      從烏魯魯驅車至國王峽谷(King‘s Canyon),不過是幾百公里。
      到達的時候已是黃昏,照例又是拿起相機直奔觀景臺。
      在路上的這些天里,每天黃昏-星空-日出輪番上演,小伙伴都戲謔這一路的酒店,無論多豪華,最后其實都不過是“豪華鐘點房”而已。很累,成為一個真正的攝影師真的不容易,但是不想錯過任何的美好,畢竟能夠走進這樣的曠野,能夠拍攝到好作品的機會并不多。
      而這一天的黃昏,萬里無云。
      在路上顛簸了好幾天之后,這一天下午的夕陽竟然讓我感覺有些恍惚。遠處的國王峽谷在陽光下泛著與烏魯魯類似的橙色的光。
      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從億萬年前的海洋,到荒漠,再到各種奇石的崛起。各種顏色,變化無盡,瑰麗無比。然而我,卻開始有些想家了——應該就是酒店里的那個可以看星空看螢火蟲的浴缸鬧的。能不能給自己放一天的假,什么也不拍什么也不做,就只是泡個澡睡個覺?這就是我房間里的那個露天浴缸,傳說中袋鼠會在后花園旁跳過,偶爾也會有野狗來偷窺。
      奔波多天,拍照的時候滿腦子里想的,似乎全是這個浴缸里的熱氣騰騰……

      又一個清晨,趕在烈日當空前奔向國王峽谷所在的北領地瓦塔卡國家公園。
      然而,路邊的橙紅色朝霞將整個天空渲染成一塊油畫布,那流光溢彩,仿佛整片天都變成了流水。
      趕路的我們也不由得停下車,站在路邊呆呆地仰望天空,心情是復雜的,卻又是簡單的,因為除了贊嘆以外好像也并沒有想到什么更多的語句。這一路上,每一次遇到那些美得觸及心靈的時刻,總是感到一些些的遺憾。如果我的女兒們能夠看到能夠感受到這一切,她們會是怎樣的興奮?這就是所謂的愛吧,所有遇到的美好,都想要一起分享的感覺。
      所以,以后的路,寶貝們,我們一定要一起走!
      霞光漸漸散去,我的激動的心情卻久久未能回復。也許也不只是因為那一片迤邐的色彩吧……
      國王峽谷的徒步分為三條線路。
      最簡單的是漫步峽谷底部的帝王溪綠道,全程無需攀登,約大半小時往返;
      或者選擇從較緩一邊的緩坡攀登,到達頂端以后原路返回,約需要一個半小時往返;
      而我們選擇的是6公里的國王谷山頂徒步,是一整個環線,全程需要3-4小時。
      如果你有足夠的裝備的話,也可以選擇兩日一夜的22公里蓋爾斯徑,它連接著國王谷和凱瑟琳泉,可以在野外宿營觀賞最美麗的紅土星空,是非常受背包客的歡迎的呢!
      我們的攀登路線便是從這里開始。
      如果不想被太陽曬成烤豬的話,每天的清晨和黃昏就是最佳的徒步時間。
      你還相信所謂的地久、??菔癄€嘛?
      海水枯竭,石頭崩爛,那都是在愛情最美好時的誓言。然而,如果你想找到真正的??菔癄€,這里便是。國王峽谷據說是澳大利亞最深、最陡峭、最壯觀的峽谷。
      與烏魯魯一樣,這里在3億年前也是一片深邃的海洋,后來由于地殼運動演變成今天的恢弘峽谷。
      海水枯竭成石,巖石霧化隨風,歷經了上億年,你的愛情還如新嗎?峽谷中有層次豐富的巖頁,可以清楚地看見水流沖刷出的痕跡。
      也不知道是因為向導將這條著名的徒步路線渲染得太艱苦,還是因為昨晚的大浴缸讓每個人都滿血復活充滿了戰斗力,總之號稱全程要走3個多小時的山路,在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里我們已經站在了國王峽谷的山巔上。
      再次想起《在世界中心呼喚愛》的場景,男主角就是站在這里——國王峽谷的群山之巔,將離世前女友的骨灰灑落。所謂??莼蛘呤癄€,那總是億萬年才會發生的事情,人生短短數十年,根本無法比擬。
      PARK說,因為這里的山體巖石都被海水浸泡過,所以相對比較脆,經常有山體邊緣的石塊整塊斷裂掉落的事件發生。甚至發生過有游客在此照相然后秒變自由落體的慘劇。
      這樣的故事果真嚇到我了。本來想跑到峭壁的邊緣拍幾張,也只好作罷!但這絲毫不影響整個國王峽谷的壯麗。
      從空中看,整個峽谷巖體應該如同一個大寫的U字,兩壁幾百米高的巖體生生地從中間撕裂,保護起兩片山體之間一汪半封閉的綠洲,不受風沙侵蝕,又能積蓄雨水,成為了土著人常來的神秘聚集地。巖石上仍清晰可見當年海洋留下的印記。即便是幾億年已經過去,海已枯石已爛,它仍在它心里。人類的力量,在大自然面前,就顯得如此的卑微。
      小伙伴嘗試在山巔之上放飛機,結果風太大,無人機差點兒飛不回來。
      但是無人機之中傳回的畫面卻是相當震撼的。在那廣漠的紅土地之上,不要說人了,連如此宏偉的峽谷都變得十分稀松平常,仿佛只是廣袤紅土中心里的一塊稍微大一點兒的巨石而已。人的生命,與億萬年才能形成的大裂谷相比,真的渺小得如塵埃一般。
      是的,每多走一些路,每多看一些書,便更加明白所謂的自我,不過是大千世界里的滄海一粟罷了!

      沿著階梯走到峽谷的底部,那里卻是另外一片的世界。
      不同于山巔的大風與荒蕪,峽谷之中一派綠色的景象。樹林郁郁蔥蔥,甚至還有小瀑布與深水潭。
      聽PARK說,這個國家公園也是澳大利亞最重要的自然保護區之一,庇護著600多種原生植物和動物,其中許多都是當地特有的。原住民之所以選擇這里作為他們的一個棲息地,在這里取水、生活,必然是有其道理。
      對于人丁漸稀的原住民,如此??菔癄€之地,不知道還能庇護他們多少年,與億萬年相比呢?從另一個角度看峽谷,可以一睹其如刀削一般高聳的砂巖壁。那被海水沖刷出來的層次如同畫板一般,被渲染上五彩斑斕,從乳白到褐黃到鍺紅到深紫,變化無盡。
      人生所謂的永恒,對于這樣的大自然來說,只是億萬年長河中的一粒細砂。而所謂的愛情,或許只能是細砂中的一點點塵埃吧。
      有一些人活在記憶里,刻骨銘心;有一些人走在身邊,卻很遙遠。如果你還在糾結當初那些所謂地久、??菔癄€,來這里走上一圈吧!世界很大,天地很長,而短暫的人生可以簡單快樂,也可以郁結成災……

      從國王峽谷到愛麗斯泉,將近400公里,在荒漠上需要4個小時的車程。
      又是漫長的在路上的半天。
      對于紅土地,已經慢慢地熟悉并且融入。
      那樣空靈的藍天之下,筆直的公路一直延伸至遠方,仿佛永遠看不到的盡頭,永遠走不到的未知。
      有小伙伴的路程總是不孤單的,在車里說說笑笑,時間轉瞬即逝。到了愛麗斯泉之后,行程便接近尾聲,突然又有了一絲的不舍。如此絢爛繽紛的日出星辰,如此淋漓盡致的自駕體驗,不知道下一次要等到什么時候,會在什么地方。我開車的時候,喜歡將音樂打開,再打開車窗。我們租的車沒有天窗,這件事讓我覺得有些不爽。本來在荒漠中,打開天窗,讓藍天映進車內,音樂響徹云霄,會是一件很酷的事情吧。
      不過開窗也不錯,荒原上本來就很少會車,我想,音樂聲能夠吸引來的,大概就只有袋鼠和野駱駝了吧!

      其實,每每見到路邊有隱約的動物身影,我總是有想停下車來追進沙漠里的沖動。不單是為了照相,仿佛也就是想要體驗一下那種在荒原上馳騁的感覺。但是當然了,這種想法有多么地天馬行空我還是懂的,也就是YY一下罷了!只是,那海闊天空任你飛的吸引力可見一斑。

      愛麗斯泉,這個城市的名字應該是起源于城市附近的一口荒漠中的泉水,為什么要叫愛麗斯雖不可知,但卻讓我想起了我女兒超級愛讀的那一本童話。對,就是那個愛夢游仙境的愛麗絲,那個墜入兔子洞有著一系列奇遇的女孩子。
      如果說踏上這一條探索者之路的整個過程,對于我來說就像是墜入了一個幻想多年的兔子洞,這一點兒都不為過。這一路上的奇幻風景、璀璨星辰、無垠紅土,還有萌寵的野生動物們,無一不在為我打開一扇新的窗戶,如夢游仙境一般。
      而這一段夢游,將要沖上云霄,用迎接第一縷陽光的熱氣球來畫上一個圓滿的句號。凌晨的愛麗斯泉,凍得人瑟瑟發抖。
      幾乎是把我所有能穿的衣服都穿上了身,然后我們去坐熱氣球。
      在那火苗“呼”地一下將熱氣球鼓起的同時,我感受到了來自于火的那一絲溫暖。
      那是愛麗絲在跳入兔子洞之前的一點點期待,來自熱氣球公司的工作人員舞臺略微浮夸的表演著幽默,還有遠處朝霞的濃墨重彩,讓大家在等待氣球充氣的過程中一點兒也不無聊。
      在熱氣球飛升起來的那一刻,周圍響起一陣歡呼。
      遠處是日升之前的霞光萬丈,腳下是廣袤無際的荒漠。熱氣球離地面越來越遠,視野也越來越廣,如同坐上了手中的無人機,親自從上帝視角俯視大地!然而再遙遠再廣闊,仍舊還是一樣的紅土地,一樣稀疏的沙漠植物,還有一樣荒蕪的紅土、巖石……
      我們的熱氣球駕駛員,仿佛是帶我們打開仙境的引路兔子,一邊嫻熟地操控著熱氣球,一邊給我們介紹這一片荒漠的歷史、生態與所有相關的故事。
      然而,可以說的話題也許并不算太多,因為這片貧瘠的土地上確實連更多的物種都沒有,我們只能在駕駛員的引導下,仔細地搜尋著地面上野生動物的痕跡。
      傳說中在這個熱氣球上是可以看見清晨早起的袋鼠的,在我的想象里,那應該跟愛麗斯仙境中的兔子數量一樣多吧,至少是可以看見成群的袋鼠跳過。結果,在將近一個小時的飛行里,我們總共看見了——5只!倒是這一日的日出,在空中的不同視角中顯得尤為壯觀!
      這里的原住民曾經認為每一天的太陽都是新的,每一次的太陽升起都是一次的新生。
      那么,我們在天空中,在飄在天上的夢游仙境里,完成了又一次的新生。荒原上堅強的樹木,在清晨的陽光里拉著長長而斑駁的影子,像潑上的墨水,灑在了紅土上。
      而那一片片散落在紅土地上的的無規則形狀,如同大地的疤痕,雖在此時并不優美,但在雨季的時候,便會幻化成最浪漫最搶眼的粉紅色湖泊,原來這廣袤大地也是有著一顆少女心的呢!
      是啊,沒有那么一點點的幻術,又如何能夠稱之為夢游中的仙境?從空中俯瞰沙漠中心的這一條天塹,再回想我們這一路走過的所有紅土,我們遇到的暴雨、曝曬、大風、動物,還有似乎是永遠看不到盡頭的路……心底的那份悸動,絲毫不亞于這一個新生的太陽,所帶來的萬丈之光芒!

      隨著太陽的逐漸升高,我們也慢慢回到了起飛的地方,安全著陸!
      愛麗絲又回到了現實中!

      我們的無人區自駕其實到這里就結束了。
      因為時間的關系,我們從愛麗斯泉飛往達爾文然后結束了行程。
      未能完整的完成整段探索者之路,非常遺憾,畢竟這是我曾經夢想的一段行程,
      然而今天終于走過,內心中對于廣袤無垠的無人區的向往卻絲毫沒有減少。
      無論路途有多艱難,對于未知世界有多擔心,我還是會繼續探索更多的路。
      是的,堅持,加努力,總有能夠完成夢想的那一天!

      ==========

      如果你覺得TA的回答不錯,快來給TA點個贊吧!
      你的支持是對作者莫大的鼓勵~
      發布于 2018-03-05 01:08

      熱門評論